摘要:

今天对我来说,我从来没有试过像今天这么担心过,第一次感受到,当自己的亲人患上重病后那种说不出来的心情。或许冥冥之中就有一种预兆似的,我的左手一直酸痛了一个星期,到了今天突然莫名其妙的好了。然后今天就才接到家人跟我说上周去检查今天出了结果。

最近这两周都没怎么和家里通过电话,但是经常会想起他们,拿起电话的时候想打,但是又怕说太多让他们担心,现在才感觉到自己多么的不孝。我一直都以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是最差的,没想到家里的亲人平时身体那么好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患上病。其实我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,很可能自己也有什么症状是不知道的,也可能是遗传吧,但是自己从来不在乎,但是那时候的我还是怕死

今天对我来说,我从来没有试过像今天这么担心过,第一次感受到,当自己的亲人患上重病后那种说不出来的心情。或许冥冥之中就有一种预兆似的,我的左手一直酸痛了一个星期,到了今天突然莫名其妙的好了。然后今天就才接到家人跟我说上周去检查今天出了结果。

最近这两周都没怎么和家里通过电话,但是经常会想起他们,拿起电话的时候想打,但是又怕说太多让他们担心,现在才感觉到自己多么的不孝。我一直都以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是最差的,没想到家里的亲人平时身体那么好,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患上病。其实我也觉得自己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,很可能自己也有什么症状是不知道的,也可能是遗传吧,但是自己从来不在乎,但是那时候的我还是怕死的。我想估计没多少人是不怕死的,除非有一些特殊的原因,而我曾经也有想过能一觉长眠就最好了,可是想是那么想,实际上还是会害怕,还是会有很多很多的放不下,不舍得。

到现在,自己别无他愿望,只希望您能早日康复,